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首页 >> 电影资讯 >> >> 张艺谋不能错过的《英雄》评论

张艺谋不能错过的《英雄》评论
     古往今来,在中国历史上流传着许多关于刺秦的故事……但《英雄》中制造的这个故事,除了当事人行为的动机有别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大不同,再加上动机也是由故事讲述者阐明,而不是全靠画面或是对白来交待。另外最后一个故事,看来是真的,那前两个故事只是玩猜谜游戏吗?且其中并无逻辑推理之必要,更未有反映人心叵测之迹象。

上殿拜见大王,需在百步之外,否则格杀勿论,壮士切记。此壮士能近秦王十步,此警告是否多余?

只因飞雪与长空有一夜之情……寡人怎么没有听说啊……臣想方设法才获此秘情。看来秦王的特务组织还是有不周全的地方。那无名的“想方设法”是否也有交待一下的必要。不然他紧绷的面容,说出这句话来,总有点黑色幽默的感觉。

我之前提到《黑客帝国》中的中国功夫之所以能被西方人广泛接受,在于它提供了一个虚拟空间的理由。而在无名评述下的“意念之战”,招式打斗与“正常”情况下并无二致,只是变成黑白,以及加载了京剧似的叫喊,动作设计上不够用心,既然并无大区别,为何还得分虚与实。再加上京剧的叫喊,是延伸到“现实”中无名砍断长空银枪的镜头里的,是为了模糊虚与实,真实和谎言?




于是寡人将这大殿清扫一空,让刺客无法藏身。根据上下文看,清扫的应该只是那些绿色的大布条吧。一段新情节的展开,很多时候是以无名的叙述开始,“乔装成赵人”是段口头表述,而无名是赵人还是秦人,也算是此片中的一个“悬念”,那在此处的画面上,将无名从秦人打扮改成赵人打扮的过程,作个交待,再让无名脸上有点难得的表情变化,总比他只是纵马奔驰,要来的有点意思吧。“高山先生就是残剑”同时残剑也正面出场,毫无保留,那这种讲清楚的化名,还有何意义?出场无非两种极端,要么大玩神秘,要么一鸣惊人,残剑皆不是。无名对于秦王强弓快箭的描述,不知是讲与谁听?或只是为了这场万箭齐发的镜头来个现场解说?

秦王希望将来灭了六国的文字。无名问,大王不是只灭六国吗?秦王说,六国算什么,要率大秦的铁骑,打下一个大大的疆土。这段对话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

好身手,流水先生更是好身手。好字,好剑法。残剑的念白是最懒散的,而因为有撇胡子,更让这份懒散多了一份狡黠的解释。藏书阁是个会不断被重复的场景,而第一次的红色,由于无名也未露身手,镜头交待下的场地看上去“空旷”极了。无名带来两句“长空说”,这是一种最精简,省略的转述性文字。那结合之前的所谓“意识”之战,我们也不妨在意识中想象一下“长空说”,长空之前这一部分给人留下的印象跟无名类似,面无表情,更多时候是眼观鼻,跟无名之前从未见过面,那我们在意识中是否能想象无名口中的“长空说”(与飞雪的私情)?相信绝大多数结果是不能。

残剑知飞雪走过,嘴角笑,回首与如月交欢,这一完全刻意的嘴角的笑,可以说是梁朝伟最差劲的表情之一,此说绝不过份。对了,还有如月被喝令走开,回首那一滴滚动下来的眼泪,也是一样,类似的眼泪还有很多。如果单从讲述的角度来说,残剑,飞雪,如月之间的醋海风波,残剑被杀时的情景,无名又如何得知?而且按理说,每个可能从讲述者的角度来说,都应该是“合理”的,那第一个情节中,飞雪的老仆人又如何跟无名一起去秦宫,因为这个结果至少是固定的。

秦王对无名说的故事,有自己的一番解读。“长空认识你们之中一人。”“谁”“你”,这样的口气用在王臣之间,是否合适?秦王认为长空是故意求败,于是之间无名砍断长空银枪的画面又一次重复,但只是秦王的画外音有了另一番对于画中人动机的解读,其它什么都没有变,包括无名与长空两人也没有“假装”的表情,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偷懒的闪回。秦王已经明白了无名的意图,十步的大致含义,在影片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接着又以“寡人以为”开句,饶有兴致的重新讲这个故事。“好快的剑”看来是片中很多主角对于无名剑的唯一描述。

在第二段,应该算是秦王的描述,不过他只是开了个头,之后好像就不理了。这段中将飞雪刺残剑的那一下,解释为要让他活下去,是爱的表示。而飞雪与无名的决斗中,秦王的军队是露了脸,还出现那个将军,为何?是因为这是在秦王的讲述中吗?感觉编导总是忘了讲述者的身份,也忽略了当有新情节的加入时,必须有效跟进的道理。那个将军欲自抓飞雪,无名说,是他与刺客有言在先,若他败,将军再动手。于是将军便作罢。如果突出这是秦王的讲述的话,此处能表现了什么?另外,将军如果只是观战的话,那加他这样一个镜头,又有何用?既然加了,为何不在他贪功,自私处加点波折。无名与飞雪决斗,两三个回合后仍不拔剑,边上的将军苦等后做出的唯一反应是令将士“大风”加油,也未想到判无名个“消极”。飞雪在转身720度倒地之前,仍丢下一句“好快的剑”,无名在此总算有了个悲伤的眼观鼻,再加一个闭眼的表情。

秦“故事大”王又回来了,并深入到无名与残剑的意识中,而两人在水上的打斗,在武侠片中完全是可以在“现实”中完成的,不知为何此处也必须在京剧吼叫的想象中轻轻点到为止。如月在这个蓝色故事中,基本上没发挥什么作用,她先出现在飞雪的对白中“如月快来了”,接着与受伤的残剑一起策马奔驰,最后又是个跑腿的角色,以“飞雪残剑,人不离人,剑不离剑”为名,将主人的剑交付无名。“秦人不会刺我”与之后的“连秦国的满朝文武也视寡人为暴君”似乎有所矛盾。秦王的“十步一杀,好名字”自嘲不足,起哄有余。




接下来这次是在无名的解说下,第三次来到藏书阁,头一次没有表演功夫,第二次是快剑破万卷,第三次则是一剑穿笔,如月被击,撞倒一角书简。三次的讲述在此地,只是以武术节目的不同来区别。飞雪与残剑交手,要无名出剑相助,无名有顾虑,而其内心交战,竟然也由无名的画外音作详细解说,真不知道这电影画面是否只为动作存在,而不顾表现无名内心?三次飞雪刺残剑,第一次是在书房,因嫉妒与“愚蠢”;第二次是在去秦军大营的路上,因为爱舍身,飞雪为残剑包扎;第三次是在藏书阁,为不同政见,但残剑未死,如月为他包扎。换一个角度,这样的三个区别,与刺秦这个大任相比,还能去计较这些区别吗?

为什么秦宫里一定要有绿布,难道必须有类似于《菊豆》似的道具设置,才能营造出一种氛围来吗?在藏书阁中,残剑对无名说,秦王不能杀。马上接秦王问无名,为何。无名说当日残剑不肯细说,于是故事继续。故事中的残剑又开始用极精练的语言讲述了他与飞雪的绿色往事,讲到从书法的意境中悟出剑法的同源同理,返朴归真,而这一过程只是让残剑多了些胡子。接着又开始讲另一个他不杀秦王的故事,之后又是用画外音重复了一次他对飞雪说不杀秦王是从书法中悟出的道理,给人感觉真正被讲故事中的主体没有发言的机会,总是让画外音代劳,即使是自己的。又是“人不离人,剑不离剑“,不过这次是出于残剑本人之口,他当场嘱咐如月交付无名,然后又策马奔驰。“无名大侠拜托了”这个跪姿还是让如月在这个故事的结尾没有成为群众演员,包括之后还有个同样的策马奔驰的镜头。

秦王让无名以天下之名,决定是否刺这一剑时,宫殿外人头攒动,黑压压的一片,又有老仆人这一点白,这一镜头真是让人无话可说。门外的剑拔弩张,似乎只是给恶搞留有余地,设想此时若一人弓箭“走火”,就破坏了这“神圣”的刺秦了。无名弹跳跃起,在空中的面容为何如此慈祥?无名步出宫殿,有秦国将士团团尾随,老仆人的出现似乎就是为了扯一下黄旗,难道这些人的出场就只担负这些功用?如月又在最后一刻及时赶到见证了飞雪与残剑“一起回家”。秦国箭阵又一次发挥了威力,而之后似乎也只有在无名人形处拔掉些箭,才能做画面上一个交待。不得不感叹,《英雄》用画面交待事件的方式,还是廉价劳动密集型的产物。
8人点赞 点赞
相关评论: